【文汇东湖】春和诗人

   喻成龙

  旧年已过,指针慢慢划过了除夕,划过了残冬,转向新的四季。
  四季之内,三季为悲:夏惆怅,秋别离,冬孤寂。古往今来,又有数不胜数的诗人为四季作诗留词,他们大多将自己的凄苦、孤寂、伤感寄托于夏秋冬三季,或许是他们不忍心吧,他们不希望将自己眼前如此美妙的暖春寄以悲凄。而四季已过,又迎盛春,诗人眼里的春天又将怎样。
  城西的雨渐渐小了,记忆里的赵师秀在苦闷的夏天等着自己的友人: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万分焦急,让品诗的人似乎都感受到了一种焦急。夜雨窗前,等待着谁,或是无人可等,抹掉额头渐渐渗出的汗水,又添上一层更苦的烦躁。而春天里再不会有这样的苦闷,春天只有的细雨,洗去笼罩着的哀伤,带来丝丝清凉。这样的情景,昔日的赵师秀不会再忧心忡忡地敲着旗子,或许他会坐在桃花树下,好好地品一品春天的芳香。
  城南的树吐满了牙苞,草地上的人们都安静地躺着,享受着和煦的阳光。可曾记得那落满了残叶的山村,可曾记得那鄙陋的茅屋门前,一位挂满岁月伤痕的老人正杵着他的拐杖,头顶的茅草已飘过前堂,被邻村尚不明事理的孩童掠去,老人仿佛也不想再呼喊,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只是希望普天下如他一般的人不要在这秋风中瑟瑟发抖。而转至今春,已无冻雨,已没寒风,有的只是人间三月天里的暖阳,杜甫,这位老人也一定会很安详,它一定会用他的才华书写春天。
    城北的人渐渐多了。白居易有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白雪茫茫,寒风凉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艘小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老翁,顶着寒霜白雪,冒着冰冷寒凉,来到江上,经营着惨淡的渔钓。又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活着的世间万物来到老翁的身边,给他的孤寂奏一首安慰。春风飘过,那个江面或许挤满了人吧,柳宗元或许也会兴致勃勃地来到江边,不为钓鱼,只为这踏青的人们,只为这幸福的春天。
    城东的山坡上开满了花朵。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坡上的绿草本已凋零,只是春风又绿江南岸。刀割一样的风,利剑一样的雪,大火一般的雨,全部铺盖在衰落的小草上,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些草儿带满了春的祝福,又来到了大自然。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逝者如斯夫,又是一个春季如期而来。

技术支持:荆楚网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文化大道301号 邮政编码:430212
manbetx体育官网_意甲联赛赞助商万博manbetx:Wuhan Donghu University 版权所有 鄂ICP备15016581号
鄂公网安备:42011502000398号